提升校长课程领导力需要理念与途径的突围

文章来源: 作者:徐铁骏 发布时间:2015年08月21日 人气指数:

 

一、困扰校长课程领导力的现象分析

   深化新课程背景下,校长的课程领导经受着各方面的困扰,校长为各种各样的满天飞的教育理念发愁,为自己学校发展方向迷惑,为课堂低效沮丧,为校本课程开发犯难。校长还因为对课程缺乏深入的认知和体悟,导致对课程缺乏应有的指导、引领,课程管理错位、不到位的现象时有发生。具体来说,又有以下几方面突出表现:

    (一)校长课程意识的欠缺与偏差。以往的课程是什么?我感觉是用汽车从书店装来的。开学时,几辆车将指定的教材、作业练习运到学校;教师根据教学参考书备课、上课、布置作业。强大的国家意志与统领性的教育行政行为,使得校长不必思考课程设置、开发问题,也缺乏实施的自主性,随之也不用考量课程的意义与价值,所以也很难具备相应的课程领导力。

   (二)校长与课程实施的“失范状态”。以往,校长又如何执行与实施课程?我体会主要就是校长要求教导处按照行政指令设置本学期、本学年的课程表。在设置过程中,依据中考或高考中的分值状况及分数差异的大小增减课时,课程计划的内涵简单化倾向显著。在推进课程改革的过程中,执行国家课程时依然会出现“折扣”或“扭曲”的做法,为了升学需要,课程目标、内容被普遍性的拔高,不能顾及学生的差异,不能按教育教学规律、教师发展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设置课程。高中在深化新课程改革后,面对突然变化的新要求,缺乏思想的准备与实践的经验,在课程开发特别是选修课程的开发上,或束手无策或无序随意;课程结构松散、凌乱,课程系统规划缺乏。 

    (三)校长与课程资源整合能力的不足。以往课程改革是怎样开展的?我的观察是把课程改革看作教学内容的改革。我们很少能从学校课程建设目标、学生培养目标和教师专业成长目标三方面考虑学校的课程目标,从课程方案目标的细化过程角度,阐述学生培养目标,制定具体化的年级目标。很少能根据校情对课程的内容、目标和实施方法等进行整合,从本校经验优势、传统特色、面临问题和存在困难的基础上,考虑课程的实施与设置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因而我们也就会对身边的课程资源视而不见,忽视人际、伦理、状态的精神资源,忽视内在的、潜伏的隐性资源,忽视学生个性发展的需求资源。如此,即便我们的学校在课程改革中投入相当大的人力、物力,但还是不免存在有碎片化的现象。

二、提升校长课程领导力的思考

   (一)认识的突围:理解课程价值

课程为什么要改革?这需要从课程价值出发,认识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的教育,弄清楚我们现在为什么要进行课程改革。

2014年12月,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首届(2015)年会”上,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提出了对中国教育的两点观察,第一个观察是我们培养的人才在基础知识和技能方面均值较高,既平均水平较高,第二个观察是我们培养的人才方差小,简单的说就是两端的人少,特别是出众的人少,杰出人才少,拔尖创新人才少。

     这有助于我们认识现行课程的优势与劣势。我们培养的人才均值较高,他们基础知识扎实,模仿能力强,执行力强。正是我们的教育提供了如此的大量的企业所需的管理人才、技术人才以及较高素质的劳动工人,这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优势。中国的经济总量的增长到全球第二难道就会没有现行教育机制的、课程的、以及其所培养的人才的贡献?恢复高考制度以来的课程是否就是应试教育所带来的一片漆黑?现行课程所具有的教育优势对推动中国经济在低收入发展阶段的增长无疑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而另一方面,我们培养的人才方差小,杰出人才少,拔尖创新人才少又制约着我们的社会经济再上新台阶,制约着我国在国际舞台的竞争力,而这恰恰是我们现行课程为人诟病之处。

     校长的课程领导首先是课程价值观的指导。课程是人才培养的模式的问题,同时又是如何培养真正人的问题。而目前我们迫切需要改革现行的课程,改变我们的人才培养模式,改进我们的人才观、育人观。

    (二)专业的突围:认识课程规律

课程为什么需要领导?课程领导本质上是一种社会规划,一定会受到政府与各级教育行政的各种各样的决策影响。校长的课程领导并不是校长可随意执行或制定的学校课程,也不是以教师个体的喜好为标准的课堂。但课程改革同时是一场具有专业挑战意味的课程再造工程。国家课程具有很强的规范性和主导性,注重学科知识体系,缺乏针对性灵活性,无法适应每个个体的学习需求。这就要求学校能动并富有创意地对国家课程进行校本化实施,有效灵动地实施课程。

以教材的争论为例,我们经常听到媒体对于语文教材的一些非理性的争论,教师们也经常会评说某一教材好,某一教材差。那么,校长应该如何看待这些争论?教材作为组织教学的重要课程资源,引发人们的热切关注和深入探讨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但这不是教学全部。教材的好坏不应仅是媒体讨论的课题,而更应该是教师基于主体性的专业判断。关键的问题不是文本,而是作为课程目标与目标执行者的教师如何针对不同学段、不同学情、不同素养的学生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来处理教材。教师只有确立课程意识和专业自信,才能成为课程改革的主力军。而教师参与课程,从“文本的课程”转化为“经验的课程”过程间,牵涉到的一连串的解释、筹划、决策与实施行为,无疑就需要校长的专业引领与指导。学校倘若不能够明确地提示出可供选择的参考方案,教学难免会回到以教科书为主导的原路上,或者,虽有教师个体性理解与行动,却难以营造学校整体的理想教学图景。

校长的课程领导应是专业行为、合作行为。课程领导应勾画优质学校的教育方案、发展图景,为学校成员提供必要的理念支持与资源支持,进而充实教师的课程专业知识和能力。课程领导也不是校长的个人行为,作为课程领导者,要处理好学校与教师的关系,让教师参与学校决策,促进教师间的交流与观摩,帮助教师实现专业发展,在学校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团队精神,实施权力分享,促进学校形成合作文化,达成办学的目标。这是一种课程规律,唯有认识这种规律,校长方能实现课程领导。

   (三)课程的突围:打造高品质课程

    课程应该如何建设?课程应该是过程的和自我成就的。对于人的成长,过程的就是不断突破我们自己给自己设定的限制。对于学校的发展,过程的就是面对现实,正视问题,解决问题。而真正的探索又是从自我开始,这个自我既是学校的,也是学生的,探寻你的真正需要,寻找你的优势与天赋,以专注的力量,磨炼自己,挖掘潜能,适应发展,自我更新,而这又是自我成就的。这是南海高中在深化新课程改革中的体认。

    要用课程办好学校,急需解决的问题有许多,但是目前主要集中在三个层面的问题。一是学校的课程计划问题,前面我们论及课程计划随意性问题,计划内涵的简单化倾向,那么,是不是照搬国家的课程计划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呢?那不是皆大欢喜的局面?问题不是那么简单。这就涉及第二个层面的问题,课程分层的问题。为什么课程目标、内容会被普遍性的拔高?那么是不是我们普遍地降低或控制难度就可以把问题解决好了,问题还是不那么简单,降低或控制难度与拔高课程目标、内容一样,谁也没有比谁更具有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更合理、更公平、更正义之处。因为两者都不能顾及学生的差异、尊重学生的兴趣,都没能拓展学习的渠道、按教育教学规律和学生成长规律设置课程。课程无分层,才会有快慢班;取消按学生分数高低分班而没有课程的分层,同样是无视学生成长规律,无视学生的差异与需求。依旧是谁也没有比谁更具有哪怕是那么一点点的更合理、更公平、更正义之处。真正的问题是我们习惯于大一统的一刀切的课程设置,而没有差别化的、个性化的、能满足不同层次需求的课程设计与设置。这样,又涉及问题的第三个层面的问题,增加学生对课程的选择性的问题。学生个性特长的发展,仅仅是要靠学校最大限度地开设校本的特色的选修课程来实现吗?我们认为更主要的还是需要我们通过课程的分层,扩大学生对课程的可选择度,满足学生个性的、差别化的发展需要来实现。只有将课程计划、课程分层、课程的选择性三者结合起来思考,才会有课程实施的好的答案,才具有打造高品质课程可能。所以我们说课程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根据育人目标和课程目标设计富有学校特色的课程结构。而校长的课程领导则是在此基础上,思考真问题,探寻真正解决问题的途径,以高品质课程打造高品质的学校。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